荷包网

正文 番外(结局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清音知道林沅沅就是在最黑暗那段时间陪伴的小姑娘,内心十分激动,只是多年养成的习惯,脸上依旧平淡无波。

    林沅沅看不懂,心忍不住沉落谷底,垂下眼睫,掩住内心的失望和难过。

    咖啡厅轻音乐缓缓流淌,还有隔壁桌小声说话声,让时间感觉过的很慢。

    慢到林沅沅以为清音不会开口时,清音缓缓开口:“阿沅,这些年你过的好吗?”

    他没有见过阿沅的模样,却听到过当时照顾他们的两个阿姨的议论,知道阿沅的身世,和他一样,是被父母遗弃的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五六岁的阿沅,很像他五六岁时,对世界充满了善意,喜欢每一个对她好的人。

    掩饰自己的孤独和难过,用力的哄身边的人开心。

    他最疼痛最黑暗的日子里,小姑娘怯怯的伸手握着他的手,一遍遍的安慰他:“净一哥哥不疼,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净一哥哥,吃糖。”

    是那段痛苦日子里唯一的温暖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的他,经过风霜涤洗,性格冷清安静,情绪内敛无波。

    林沅沅抿了抿嘴角:“很好,我一直跟林豪爸爸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问候过后,又是一片安静,林沅沅在清音面前还是放不开,低头扭着手指。

    清音原本就不是个多话的人,低头垂眼看着桌上的咖啡。

    直到林沅沅的手机叮咚响起来,林沅沅才回神,接了电话,是孙甜来电话问她,要不要上楼吃饭。

    林沅沅扫了眼对面的清音,轻叹口气:“给我点个海鲜炒饭,我马上上去啊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眯眼笑看着清音:“我朋友喊我去吃饭,我先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清音点头,林沅沅有些慌不择路的离开,现在的净一哥哥,让她非常有距离感!

    孙甜看着吃饭也魂不守舍的林沅沅有些好奇:“你怎么了?清音老师不理你?”

    林沅沅又长叹口气:“我没看见的时候特别想见到他,真见到了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?而且感觉跟我记忆里的样子差好多啊。我们都十几年没见了,再也没有当初的亲昵感。我对他来说可能是完全的陌生人。而他对我来说,只一种执念。童年的执念。要知道我童年没有什么朋友,而且过的颠沛流离,所以当时最亲近的朋友就是净一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上唇,今天出来也摸了厚厚的打底:“最重要的是,当时所有人看我都带着同情的目光,只有净一哥哥不会,因为他看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孙甜知道林沅沅在意什么:“其实你脸上的疤痕根本不明显啊,就算你不涂遮瑕膏粉底,也看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林沅沅弯了弯唇角:“主要这个残缺在我心里根深蒂固了,每次有视线落在我脸上,我就觉得肯定是看见我嘴上的伤疤。”

    自卑是刻在骨子里的,笑的大声,只不过是为了遮掩内心的恐慌。

    所以和林沅沅不熟悉的人,都觉得她是一个特别开朗乐观的姑娘,每天都笑眯眯的跟大家打打招呼。

    孙甜觉得都是这个清音突然出现,让林沅沅的不自信和自卑又跑出来了:“沅沅,以后别见清音老师了。小时候的情谊谁还能一直记得?就算记得,也只是一个美好的回忆,真要是相处起来,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。算了,算了,以后还是不要见清音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林沅沅狠狠往嘴里塞了一勺米饭,腮帮子鼓鼓的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只要不牵扯到清音,林沅沅心情恢复的很快,吃完饭开心的跟孙甜一起逛街。

    给林豪买了衬衫和一套家居服,给自己买了件打折的连衣裙,才意犹未尽的分别回家。

    乘地铁到林豪在五道营胡同的家,胡同里多是咖啡厅,酒馆和文艺小店,是很多小资青年爱聚会的地方,也有很多游客来这里为了拍照。因此有两家店还成了网红店。

    慕名而来的游客,常常把胡同挤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林豪家在胡同深处,闹中取静的一方天地,坐在院中可以听见街上喧闹的人群。

    林沅沅很喜欢这个地方,在这里有最纯正的京城文化,也有最接地气的烟火人生。穿过人群到家门口。

    门口因为有一对石狮子还弯曲盘绕的蔷薇,在这个六月开的正艳。引的很多游客围过来拍照。

    林沅沅站在旁边,笑等着大家拍完,才推门而入,顺手关上朱红色的木门,挡住游客好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也挡去了墙外的热闹,小院里暗香浮动,紫藤花架下,林豪和一年轻男子安静对弈。

    林沅沅愣在了原地,清音!
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中午才见到的人,这会儿出现在家里。

    林豪听见动静抬头,看着林沅沅笑着招手:“阿沅回来了,看看谁来了?”

    林沅沅刚还在想以后就当清音是陌生人,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,收敛了下飘忽的思绪,笑着过去:“清音老师好。”

    林豪忍不住笑了:“怎么跟你净一哥哥这么客气呢?”

    清音抬眼,深邃的眼眸里像是漩涡,让林沅沅忍不住分神。

    林豪看着干瞪眼站着的林沅沅,出声提醒:“先把东西放屋里,过来陪你净一哥哥下棋,我坐这一下午腰疼。”

    说着扶着腰有些费力的站起来,活动了下腿脚:“不服老是不行啊,这些年身体一年不如一年。”

    林沅沅一听,赶紧把手里的纸袋放在旁边的摇椅上,过去扶着林豪的胳膊:“要不去疗养院住一段时间吧?你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啊。”

    林豪难得的解释起来:“这个院子是当年我结婚时候买下来的,这株紫藤也是当年她种的。住在这里就是为了个念想。”

    虽然现在姜岚在国外独居,但是错过的那么多年,两人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。

    林沅沅送林豪到门口,看着人走远关上门转身,看着夕阳透过紫藤花架洒在清音身上,袅袅如仙。混着淡淡的花香,晃了下神。

    随即笑起来,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,既然他来了,那她就努力下!

    清音回首看着站在门口发呆的林沅沅,唇角微微勾起……

    久别重逢,花开正好!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hebaow.net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荷包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