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

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一黑一白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黑衣童子并没有开口道话。

    可所有人,通过他的眼神,就能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。

    譬如此刻。

    他笑嘻嘻地看着严禄,一句话没说,但那种嘲弄讥诮的意味,已明显的不能再明显。

    严禄的眼角,血线蜿蜒,神情狰狞而可怖。

    偏偏严禄,在面对他时,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不止严禄,踏入这方禁地起,就游刃有余的虞渊,同样有点一筹莫展,拿眼前突然冒出的黑衣童子,没有太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他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脑海中,反复涌现这句话,虞渊已暗中和剑魂沟通数次,出强烈地渴望。

    剑魂并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在剑魂的认知,和感应中,仿佛和黑衣童子并不是敌人,不是要震杀的对象。

    ——不论那黑衣童子曾做过什么。

    “刚铸造而成的血肉,骨骼都没,竟然如此邪异。”

    当众人处于震惊时,李玉蟾终醒悟过来,并开始着手行动。

    身披重甲,一身浓烈血腥气味,偏眼瞳冷冽如冰的她,左手佩戴的铁环,忽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铁环在其身前,糅成一团,凝为一个圆球。

    刺鼻的血腥味,从那圆球内散逸开来,闻之令人欲呕。

    下一霎,便有一滴滴青黑色的血珠,透出冰寒的力量,向那黑衣童子飞去。

    滴滴青黑色血珠,凝神细看,深处仿佛都有一缕她的魂念。

    似有诸多李玉蟾,化作幽魂,助涨着青黑色血珠的威能。

    青黑血珠,飘飞到黑衣童子头顶,突全部静止。

    珠子内,本应该是李玉蟾的幽魂,扭曲摇曳着,竟朝着黑衣童子的容貌,开始生诡异至极的变化。

    如黑衣童子,先前吞没严潼般,珠子内的李玉蟾,似要吞没黑衣童子的魂念那般。

    “阴神境。”

    观望着的虞渊,看着青黑血珠生的变化,便知道境界突破到阴神之后,修行者间的战斗,都会涉及到灵魂的冲击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,都远离他们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命令下,本来涌入残破宫殿的那些人,潮水一般退回来。

    退回到他身后。

    即便他已经表态,对突然冒出的黑衣童子,他兴许没有办法斩杀,可那些人依然习惯性地,以他为中心聚涌。

    只是,其中有一些人,从背后看他的眼神,多了几丝埋怨。

    埋怨他,没有能如斩灭月魔般,以臂为剑,瞬息间令月魔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虞渊,那黑衣童子,并非实体。”李禹紧握着祭魂球,压低声音道:“严潼的残魂和血肉,被他收拢之后,让他仿佛有了身体。可事实上,这依然是虚假的,他该是禁地的某一类特殊魂灵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是,曾经死在禁地的人族大修行者,残魂衍变而成的异类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开口讲话,让我感觉,他的神智并不完整,天地人三魂,都有残缺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,只是阴神、阳神的某一部分而已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面临诡异的黑衣童子,李禹依旧冷静,不见一丝慌乱,“严禄的断魂棍,我听说还真的就出自陨月禁地,被以前的那些探索者,从里面带出来的。那棍的来历,异常的古老,严家似乎到现在都不清楚,究竟属于何人,属于什么宗派之物。”

    他和虞渊讲话时,李玉蟾和黑衣童子的战斗,已在进行。

    黑衣童子似无暇顾及严禄。

    严禄脸上的伤创,并没有继续加重,此刻满脸鲜血地端坐下来,狼狈地以药膏涂抹着,道:“断魂棍,被月魔称呼为分魂棍,应该当真属于此人!我严家,曾找高人坚定过,只说此棍雕琢的花纹,烙印的阵列,非乾玄大6各国能拓印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,连天源大6和寂灭大6,也没有类似的宗门势力,有相近的阵列。”

    “似乎是,能将灵魂气息融入的阵列,所以我重新命名断魂棍,因为我参悟多年,参悟出断裂魂灵的妙用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器物,被那黑衣童子掌控,事已至此,他再无隐瞒。

    关于那金银短棍的一切,他都如实告知,希望能帮到虞渊,能够让李玉蟾听到,给其一些启示。

    “哧啦!”

    金色和银色电芒,突从那根被黑衣童子握着的分魂棍花纹绽现,其中金色电芒,依然只是在根子上游走。

    而银色的电芒,则是无比凌厉地,脱离棍子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一滴滴,由李玉蟾释放出来的青黑血珠,被银色电芒相继穿透。

    握着那分魂棍的黑衣童子,还是在笑。

    笑李玉蟾的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初凝阴神的李玉蟾,魂力分明不够丰沛充足,这一击过后,随着青黑血珠被痛击,竟有点萎靡。

    诸多青黑血珠再次汇聚,重新化作那铁球,再成铁环扣住她手臂。

    “青玄剑借我。”

    滔天的血腥味,从她胸腔中丹田玄门爆,她向李禹伸手时,全身的穴窍,如诸天恶魔在咆哮。

    虞渊的臂骨,烙印的点点剑芒,竟悄然灼热。

    “别!”

    愣了一霎,他顿时慌了,瞪着李玉蟾说:“别乱来!”

    他不清楚,李玉蟾除了以英魂决洗练灵魂,还额外修行了什么邪恶的法决。

    但在李玉蟾动用那法决的霎那,剑魂自然生出感应,他就知道那法决,绝对不一般。

    甚至极有可能,法决便出自禁地,某个被震杀,或者依然被镇压的异魂邪灵,或陨寂于此的大妖天魔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剑魂不会如此敏感。

    已将青玄剑唤出的李禹,因他的这一声高喝,目显犹豫。

    而那黑衣童子,此刻也收敛了嘲笑,眼神略显凝重。

    仿佛是,感应出李玉蟾穴窍内的气息,玄门透出的恐怖血腥味。

    这说明,想要拿出压箱底手段的李玉蟾,即将要借青玄剑方能施展的法决,大有来头,且威力必然非凡!

    “等!等等!”

    虞渊又一次尖叫,且突然瞪大眼,望着手中的白纸扇。

    白纸上,四个古老黑字,如四口井,喷涌出白茫茫的烟云。

    四道,仅幼儿拳头粗的白色烟云,于空中一米处,交汇在一块儿,不断地涌动变幻着。

    变幻为,一个白衣童子。

    一个,和眼前那个,正在警惕地看着李玉蟾的,黑衣童子几乎一模一样的白衣童子。

    黑衣童子,白衣童子,气息截然相反,一冷一热,一恶一善,一白一黑。

    宛如人心两面。

    ……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hebaow.net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荷包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