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

正文 番外 最后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懂事结婚的时候,身为兄长的方琰和听话都隆重出席,一身西装笔挺地站在懂事身侧。

    女方那边的家长,看着方琰和听话,眼里直冒绿光,都是玉树临风,一表人才的好青年啊,尤其是听话,挺拔俊朗又温和谦逊,尤其得一众妈妈、阿姨们喜欢。

    娄燕妮今天收儿媳妇,除了收到一堆恭喜外,被问得最多的就是方琰和听话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兄弟两个也是让人发愁,方琰虽然没有参军,但大学读的信息工程,最后还是被特招进了部队,从事相关工作。

    工作性质保密,除了韩凛知道一些,她是一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对娄燕妮而言,只要儿子不用上战场,工作安全,她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至于听话,现在是律师兼大学教授,小时候话最少的他,没想到最后成了律界名嘴,成日里忙得连人都见不着。

    工作上的事,娄燕妮都不操心,她只操心两儿子结婚的事,懂事别看是兄妹几个里结婚最早的,但现在也三十三了,另外两个连女朋友都没有呢。

    方琰是在部队里,没有办法,但懂事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明明工作和生活里,会接触不少好姑娘,但就是没有音信。

    娄燕妮瞅着过来参加婚礼的小姑娘们,都喜欢得很,就是年纪有点小,不少是儿媳妇的同学。

    是的,懂事娶了个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姑娘,还是奉子成婚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不是人家姑娘算计,是懂事这小混蛋设计,愣是让人没毕业就成了孩子妈,给娄燕妮气得,结婚前狠削了懂事一顿,对儿媳妇更是各种愧疚。

    “我嫂子就是个小甜包,可好可好了。”没事挺喜欢这个年纪比她还小一截的嫂子,软萌萌甜乎乎的,她要是个男同志,她也得跟他哥一样儿,早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娄燕妮瞪她,“你还说你哥呢,你跟时度,到底什么时候结婚!”

    没事也是让娄燕妮心疼的主,但是吧,她好歹有个对象,还是一直从大学谈到现在的那一种,但是这两人就是拖着不结婚,江时度还纵着没事,娄燕妮也是拿她们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一提这事,没事就心虚地想跑,她才不结呢,江时度那头大尾巴狼,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招惹上的,甩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谈恋爱的时候,她各方面都被他吃得死死的,怎么也得在结婚这事上找补回来才行,不着急。

    外头帮着照顾宾客的江时度听到准大舅哥问他什么结婚,微微一笑,“明年初。”

    “定下了?”方琰挑眉,这小两口完全是两个说辞呀,没事说不急,江时度却说得这么笃定。

    江时度笑,没事还想玩呢,之前他是看她小纵着,但这都快奔三了,也玩得差不多了,该收心结婚了,“我预计是那个时候。”

    方琰同情地看了眼陪着娄燕妮身边的没事,得了,江时度这狐狸这么说,没事肯定是跑不了的,两人分分合合闹了好多回,没事都没跑出过江时度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要不是江时度的心不用没事拽,都牢牢地挂在没事身上,方琰他们三兄弟,肯定不会允许江时度那么算计自己的妹妹。

    想到没事这么多年,最大的目标就是甩掉江时度,找个听话好看的男朋友,方琰和听话心里还是更同情江时度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助教?怎么样了?”江时度看了眼听话,那么怕麻烦的一个人,居然会同意高校的邀约,除了为了爱情,不会再有别的缘由了。

    听话揉了揉眉心,“开始把人得罪狠了,还有得磨。”

    方琰拍了拍听话的肩膀,至少确定了自己喜欢的人,比他好,他估计得等国家安排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娄燕妮以前觉得自己应该算是比较开明的家长,孩子不结婚晚婚什么的,她都没意见,但上了年纪后,就忍不住发愁,盼着孩子成家。

    开明,也只是嘴上说得少,或者是不说而已。

    看着孕肚不显的儿媳妇给自己敬茶,娄燕妮眼睛都笑眯了,喝了茶,随手就是一个厚厚的大红包过去。

    乔瞧接到红包也没看,直接就交给了旁边的懂事,看着娄燕妮直抚额,“乔乔,这是妈给你的,你自己收着。”

    “妈。”突然改口叫妈,乔瞧还有些不好意思,她害羞地看了眼旁边的丈夫,“家里阿璟管钱,我怕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娄燕妮,心口疼。

    懂事笑眯眯地在旁边点头,给娄燕妮敬上茶,等着拿大红包,娄燕妮气得都不想给他。

    婚礼一结束,方琰和懂事就赶紧跑了,不敢留在家里,他们妈妈虽然不会紧盯着你逼婚,但她看你那眼神,赤果果地写着,啥时候让我抱孙子。

    等娄燕妮要找人时,好家伙,就连没事都跑不见了,江时度倒是帮着收拾了残局,跟她们说了才走的,“你看看你生的好儿女!”

    娄燕妮忍不住冲韩凛发脾气.

    韩凛如今上了年纪,前两年也已经退了下来,不同于大部分男人中年发福,韩凛身材一向不错,老了后还清瘦了一些,身姿笔挺,看着一点也不像六十好几的老头子。

    “是不像话!不过你别生气,赶明儿我把他们叫回来,让你好好教训一顿。”韩凛帮着娄燕妮顺气,听着娄燕妮唠叨孩子不懂事,一边点头一边哄她。

    娄燕妮被哄了一阵,心里舒服了不少,想起过几天去探望左卫国的事儿。

    左卫国已经过世二十年了,在国外车祸身故,骨灰安葬在了京城的一处公墓里,娄燕妮夫妻每年都会去祭拜他一次。

    这次二十周年,左欢也会过来。

    左卫国故去后,娄燕妮和韩凛就帮着左欢一起照顾左卫国的父母,但老人家也都故去十多年了。

    去公墓的那天雨很大,但娄燕妮她们还是冒着大雨去了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韩凛看着照片上表情柔和的左卫国,心里暗道了一声谢,并向左卫国保证,他会一直健康长久地活着,照顾娄燕妮到最后,并将那个秘密永远保在心底。

    所以,直到最后,娄燕妮都不知道,左国外是感染了病毒才过世的。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hebaow.net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荷包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